作者:欉順忠 | 《國家實驗研究院-台灣颱風洪水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依稀想起,教室裡,教授傳授著計算洪水來臨時河川水位變化的基本理論。教授說:「上游要給流量的時間變化,下游則要給水位的時間變化,然而流量才是河川裡最大的秘密。」的確,水位可以透過量測水面的高度輕易得到,但流量要如何量測呢??若沒有觀測資料時該如何給定流量?颱風來時,滾滾洪水之下,該如何觀測流量?而現在手上握著的流量資料是如何來的?可信度又有多高?難怪教授要說『流量是河川裡最大的秘密』

於是我開始去探索這河裡的秘密,才發現流量觀測資料是如此的寶貴而需心存感激,那都是前輩們在現場頂著烈日揮著汗水,甚至迎著強風豪雨冒著生命危險所得到的資料。隨著整體經濟與研究環境的轉變,這樣需要勞力與豐富現地經驗的工作,卻漸漸被忽視,隨之取代的,是以理論為基礎的電腦模擬,當我們遠離河川遠離洪水時,憑著電腦,寫幾支程式,就想摸清河川流量的底細,我不禁在心裡打了個大問號。

流量資料是水文模擬的根基,然而卻對現場流量觀測避之惟恐不及時,我們能為這樣的狀況做什麼?或許是時候回到河川去看看洪水來時河川是什麼模樣,去量看看有多少流量滾滾而過。然而,我們雖有無限熱情,卻只有有限的人力,無法費心全程守著洪水,但還好我們有一群熱情有創意的伙伴以及永遠支持的主管,因此我們找了兩個流域(圖1),奔波於辦公室與河川之間,希望我們的研究能兼顧實務與理論。除了利用成熟的非接觸式量測技術,代替我們任勞任怨的自動取得河川水位及表面流速資料,我們亦根據理論設計了一套分析方式,好讓這些資料推算出流量。我們也學著前輩趁著颱風天頂著風淋著雨在河邊操控著小船上的儀器(圖2 ),冒著颱風對自身性命的威脅,堅持量測著經過眼前的流量,為的是將這些現場觀測資料修正我們推算的流量,最後小心翼翼的將觀測資料分析與組合,拼湊出一場場颱風之下的河川流量變化,希望可以延續前輩們的研究精神,繼續提供完整且可信的流量資料,讓大家可以放心應用在各自的研究中。

以前,沒有理論,沒有模擬;

所以,觀察記錄,累積經驗;

為了,預知災難,預先準備。

現在,好多理論,好多模擬;

但是,缺少觀測,缺少證據;

因此,靠近現場,莫忘初衷。

所以我們回到河川回到最基本。

備註:感謝每一位總是趕赴風雨的好伙伴。
每一筆資料都是大家辛苦的成果。

宜蘭河流域
宜蘭河流域
典寶溪排水集水區
典寶溪排水集水區

圖1 颱洪中心與水利署合作所維運的試驗流域,包括宜蘭河流域及典寶溪排水集水區,以進行密集水文觀測並提供監測資料給研究者使用。

流量觀測

圖2 蘇迪勒颱風(2015/8)時於宜蘭河員山大橋進行流量觀測。

http://www.ttfri.narl.org.tw/sp/wp-content/uploads/2015/11/流量觀測.jpghttp://www.ttfri.narl.org.tw/sp/wp-content/uploads/2015/11/流量觀測-300x300.jpg編輯團隊文章水文,河川流量觀測,洪水作者:欉順忠 | 《國家實驗研究院-台灣颱風洪水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依稀想起,教室裡,教授傳授著計算洪水來臨時河川水位變化的基本理論。教授說:「上游要給流量的時間變化,下游則要給水位的時間變化,然而流量才是河川裡最大的秘密。」的確,水位可以透過量測水面的高度輕易得到,但流量要如何量測呢??若沒有觀測資料時該如何給定流量?颱風來時,滾滾洪水之下,該如何觀測流量?而現在手上握著的流量資料是如何來的?可信度又有多高?難怪教授要說『流量是河川裡最大的秘密』 於是我開始去探索這河裡的秘密,才發現流量觀測資料是如此的寶貴而需心存感激,那都是前輩們在現場頂著烈日揮著汗水,甚至迎著強風豪雨冒著生命危險所得到的資料。隨著整體經濟與研究環境的轉變,這樣需要勞力與豐富現地經驗的工作,卻漸漸被忽視,隨之取代的,是以理論為基礎的電腦模擬,當我們遠離河川遠離洪水時,憑著電腦,寫幾支程式,就想摸清河川流量的底細,我不禁在心裡打了個大問號。 流量資料是水文模擬的根基,然而卻對現場流量觀測避之惟恐不及時,我們能為這樣的狀況做什麼?或許是時候回到河川去看看洪水來時河川是什麼模樣,去量看看有多少流量滾滾而過。然而,我們雖有無限熱情,卻只有有限的人力,無法費心全程守著洪水,但還好我們有一群熱情有創意的伙伴以及永遠支持的主管,因此我們找了兩個流域(圖1),奔波於辦公室與河川之間,希望我們的研究能兼顧實務與理論。除了利用成熟的非接觸式量測技術,代替我們任勞任怨的自動取得河川水位及表面流速資料,我們亦根據理論設計了一套分析方式,好讓這些資料推算出流量。我們也學著前輩趁著颱風天頂著風淋著雨在河邊操控著小船上的儀器(圖2 ),冒著颱風對自身性命的威脅,堅持量測著經過眼前的流量,為的是將這些現場觀測資料修正我們推算的流量,最後小心翼翼的將觀測資料分析與組合,拼湊出一場場颱風之下的河川流量變化,希望可以延續前輩們的研究精神,繼續提供完整且可信的流量資料,讓大家可以放心應用在各自的研究中。 以前,沒有理論,沒有模擬; 所以,觀察記錄,累積經驗; 為了,預知災難,預先準備。 現在,好多理論,好多模擬; 但是,缺少觀測,缺少證據; 因此,靠近現場,莫忘初衷。 所以我們回到河川回到最基本。 備註:感謝每一位總是趕赴風雨的好伙伴。 每一筆資料都是大家辛苦的成果。 圖1 颱洪中心與水利署合作所維運的試驗流域,包括宜蘭河流域及典寶溪排水集水區,以進行密集水文觀測並提供監測資料給研究者使用。 圖2 蘇迪勒颱風(2015/8)時於宜蘭河員山大橋進行流量觀測。Typhoon and Flood Knowledge Sharing Network